太原工业学院
菁菁校园
菁菁校园

行走在人间——访自动化系王禹佳

时间: 2013年06月23日 12:17作者: 点击:

要采访王禹佳不容易,三易其时,推迟的原因很简单:工作忙,他要去做公益,参加各种跟公益有关的社会活动。现在的王禹佳不仅是我院自动化系的一名大三学生,还是多个基金会的项目组成员,更担任了山西省高校联盟秘书长一职,除此之外,他还是我院红十字会发起人,建林寻子网、关注网等多家公益志愿团的核心团员。以高校爱心联盟组织为平台,加上良好的人际关系,对公益的热爱与激情,三年来,王禹佳一直在加速成长。

 

王禹佳是天津人,刚来大学的时候,张口闭口全是天津味儿。大一的一堂英语课,王禹佳被英语老师叫起来读课文,标准的津式发音,全班同学哄堂大笑。

“其实我身上的幽默细胞很少,私下里我比较内敛,但是因为那次英语课堂上的经历,很多同学就不自觉的认为我很幽默,愿意跟我相处。”

“第一次做跟公益相关的事情是在高中的时候,我的一个同班同学学习成绩还不错,但因为家里面忽遭变故,经济一度十分困难,不得已要退学,我们都是农村孩子,知道失学意味着什么。” “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同学因为没钱而上不起学。我在学校里号召同学们捐款,但是数额不多,同学家里的困难也不是一两天就能缓解的。”经过几番深思熟虑后,他做了一个决定,向社会爱心人士求助。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王禹佳利用课余时间四处奔波,打电话或者登门拜访所有知道联系方式的爱心人士。“我是一个穷学生,没有社会公信力,所以被人拒绝了无数次,但是只要有机会跟一些企业领导面谈时,我就一定将我同学的遭遇原原本本讲给人家听。也许是我的诚恳与坚持打动了别人,最后我的同学得到了帮助,直到现在,他读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有人资助。”

当问到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时,他是这样回答的。

“知识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我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我很欣慰。”

“那时候意识到自己是在做公益吗?”

“其实说实话,我不觉得帮助同学是在做公益。公益的平台太高了,不是所有的助人行为都可以被当做公益。”

“那在你心中什么才是公益?”

“我不会下定义,但是我知道我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公益。”

霍达在《穆斯林的葬礼》里说过,事业的追求,并不一定要什么头衔和称号来满足,你爱上了一种东西,愿意用心血去研究它,掌握它,从中得到了乐趣,并且永远不舍得丢弃它,这就是事业心,是比什么都重要的。公益就是王禹佳的事业。

“从大一下学期开始组建咱们学校的红十字会到现在担任山西省高校爱心联盟秘书长,这三年里,我觉得自己从一个公益边缘人士到现在每天为公益奔波,我活的很充实,很满足。”

“是因为你得到了很多头衔吗?”

“不是,我很充实很满足仅仅是因为公益让我收获了幸福,别人体会不到的幸福。”

王禹佳做的事情太多了,在学校里,他是院红十字会执行秘书长,他把公益当成事业。在校外,他是多家爱心团体的核心成员,为远在运城的尿毒症患者樊记红集资数十万,和关注网、建林寻子网等多个网站合作寻找走失儿童,在淘宝网上成立爱心店铺,义卖残疾人士的手工制品……

“人的精力有限,是什么支撑你做公益到现在?”

“我见不得别人过的不好。人都是有尊严的,可是那些丢失孩子的父母哭着跪着求我们帮忙,我就跟自己说,一定要尽全力找到孩子,还这些爸爸妈妈一个完整的家庭,让他们重拾尊严。”

“你现在的身份还是一个学生,你是怎么分配时间的?”

“我的学习成绩不好,因为这几年生活的重心不在学习上。但是我很少逃课,哪怕我听不懂。老师上课很辛劳,我得尊重老师,别人才能尊重我。上完课,我的剩余时间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忙公益,经常熬通宵。”

“不累吗?”

“刚开始挺累,现在已经习惯了。”

雅安地震后,四川卫视在北京举办了一场公益晚会,已经在社会上小有知名度的王禹佳应邀与香港著名影星翁虹同台演唱。

“得到邀请的时候是什么反应?”

“有一点紧张。因为做公益我求助过很多人,直接间接接触了不少名人。但是与明星同台表演真是第一次,所以会有一点紧张。”

“表演完后和翁虹有交流吗?明星是不是很难接触?”

“翁虹很有亲和力,她了解过我的一些事迹,所以合唱完后,她在后台答应我做我们淘宝义卖店的形象代言人。我十分感激。”

回到学校后,王禹佳来不及休息便又和他的团队朋友开始寻找下一个孩子。在这几年里,王禹佳在社会各界的帮助和自己一次次艰辛努力下找到了不少走失或被拐卖的孩子,他不停的在刷新自己的记录,更新自己的愿望。

“从大一到现在,你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

“我成熟了很多,这一切归功于我碰到过的钉子,遇到过的挫折。”

“当你遇到各种各样的阻力时,你不惧怕吗?”

“不怕,我是通过正规渠道做好事,我坚信无论什么时候都有正义为我撑腰。”

“家人不担心,不反对吗?”

“我父母现在挺支持我的,他们只叮嘱我要爱惜自己的身体。我的生活很丰富,他们也挺为我自豪的。”

“做公益有没有实质性的回报?”

“没有,但我收获到了幸福,就这一样,我已经很满足。”

本来约好采访一个小时,王禹佳却主动延长了时间,他希望通过校园媒体鼓励更多的人做好事,从身边的点点滴滴做起。

明年王禹佳就毕业了,王禹佳说自己对未来的设想很简单,娶妻生子,有稳定的工作,但无论怎样,他都会继续做公益,为这个社会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学生记者团:鲁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