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工业学院
第四版

郜白的一年

时间: 2019年06月20日 12:07作者: 校报编辑部 点击:

  仲夏之月、腐草为萤,学生时代既已告别,今日亦成往昔。我却不知该如何诉说,无论怎样的语言都显得夜云轻、夕相待。大学积淀了悲欢、体悟了纷杂的人与事,但我的天线与频段有限,只可叙说我的成长,以此来纪念这三生有幸的时光,告白与郜白。
  化校,四年最熟悉的地方,此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着工院特有的荒凉气候。诸多同学初到工院,便急于逃离,临走却充满了怀念与感激。这里虽未曾有极好的基建与平台,但也为每一位同学提供了发展空间,甚至是奇遇式的经历。文馨故事、知行体验、工院之声,我们成长与进步的线性轨迹,在此都被记录及见证。
  大学是所谓社会雏形,生活在大学的社群里,免不了与各色人群相处,令人收获颇多。大学之末,人们似乎变得越来越现实,我时常想,所谓理想主义是因为保持初心,还是仅仅由于不够成熟,或未过多地被社会磨练。学生往往不是知世故而不世故,只是不知世故。生活中往往是不得不跟自己不喜欢的人相处合作,如果学着与不喜欢的人愉快相处,会省去很多麻烦。如若有人坚持不服从这样的规则,像是永不妥协的少年,定会使人非常钦佩。
  大学精神着重于独立,人们想成为彩虹般绚烂、独立的人,因为自由的灵魂能够一直获得快乐。可生活在社群里,精神又如何始终保持独立。真正困难的不是成为怎样惊艳的人,而是不食人间烟火,不功利往往只是因为不够成熟。人在大学最好的状态应是:不抗拒世俗,也保留独立思考的能力;保证物质,也不因物质舍弃固有的精神。
  或许怎样的人就有怎样的经历,怎样的人就会有怎样的未来。不确定的人生也是积攒的经历与性格的反映。我们总结和反思过去,是为完善自己的"芯片",也为未来不确定的幸运与体验,毕竟黑夜消逝后,白昼总会到达。我很喜欢蒲熠星的话:"在外界收获怎样的评价与关注都不是最重要的,过好自己的人生,找到自己的方向,接受自己,内在的和解才最重要。"感谢大学,我们都遇见了更好的自己,发现并改变自己的缺点,遇见另一个自己。
  写作成长、与风同眠。梦中会有一个绿茵环绕的隧道,顺着它走进神秘园,大学的记忆与影像都留在了那里,或许还有点点微光落在草地上,轻轻摇晃,如怀旧电影般温暖和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