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工业学院
第四版

爱传递 共成长

时间: 2019年09月04日 19:47作者: 校报编辑部 点击:

  由于自己暑假上课的安排和大家一起下乡的时间有了冲突,所以我比大家晚抵达神池四天。一开始说要下乡,只单纯地想丰富一下自己的经历,但收获却超乎自己的预期。
  出发前志丹姐不嫌麻烦的帮我买票,在我上车后一遍一遍地嘱托我中途不用换车等种种注意事项,一路上,杰哥不厌其烦地给我讲述孩子们的情况,我帮扶的孩子是俊谦,在车上,俊谦时不时问我到哪了,从未谋面却看他那么期待我的到达,很开心。到站之后,田田给了我司机师傅的电话,看到我煮饭婆田儿在厨房忙的焦头烂额,就说不麻烦她过来接了,我和书彤结伴坐车去中心校和组织会师。我第一次下乡之旅,出发去神池,在队友们的受宠若惊的关怀下就这样开始了。
  火车站在县城里,出站之后我一直不敢相信自己处在县城,非柏油的洋灰地面,没有高层,没有很漂亮很豪华的店铺,街上没有摆摊小吃,更别提类似肯德基这样的店了,在我看来顶多是乡级的配置,在神池,却叫县城。联系好司机师傅,棕色的QQ汽车,师傅年龄应该有近六十了,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斑驳的痕迹,这么大的年龄,还要出来开出租挣钱。司机师傅很热情,一路上畅谈甚欢,路中间有施工,看不太清路况,我问道,是要铺柏油马路吗?师傅说,不是,在铺设下水管道。下水管道?已经到了21世纪的今天,神池县才有了第一个下水管道。
  老潘——我的保护伞,我的守护者。天生胆小,而且处在一个陌生的新环境我真的巨怕黑。虽然一直心理暗示自己共产党员信奉马克思列宁主义不信神鬼,但每天晚上上厕所还是得跟打仗一样,拉帮结伙一起去,每次要超过六个人而且还必须有男孩子陪同我才有足够的勇气愿意去。晚上睡觉也要抱着她,和大家玩狼人杀她胳膊也会在后面抱着我,吃饭照顾我,带着我和大家相互认识,从不耐烦地迁就我照顾我,被人无微不至照顾的感觉,很贪婪的一种幸福感。
  添凤——最心疼最欣喜的宝贝。一次不小心,在宿舍里面我踩了她的脚,抱歉的回看一下,我的心一下子就被刺痛。36的脚却穿着37码的鞋,鞋的外观已经被磨得不成样子。我私下问老潘,老潘说她询问添凤,一年四季,只有这一双,冬不保暖夏不透气,而且这一双,还是相对较好的一双。孩子只有14岁,但有着她不该有的成熟。她说,她羡慕过班里的其他女孩子穿得好,但是她不嫉妒,她说,我就想好好学习,穿的比不过,学习一定要上去,我喜欢她温柔的外表下掩盖住的这股冲劲与斗志。
  和婷还有于涛,我们三个送俊谦和鑫鑫回太平庄村。鑫鑫奶奶的一个举动给我的印象很深刻,招待过我们吃完午饭后,询问了鑫鑫的情况,我们准备离开,她一直跟着我们送我们出了大门之后还一直跟着,想到中午的时候麻烦奶奶给我们做饭(当地特产——抿面,我从来没吃过),就想着让她回去休息,别送我们了,她犹豫,示意者要把我们送到村口,在我们的一再推脱下,奶奶交代鑫鑫,让鑫鑫送我们到村口,接下来看到的一幕,我别过头鼻子一酸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奶奶看到鑫鑫的裤腿没有挽好,亲自弯腰给鑫鑫挽裤腿。作为一个也是自幼和奶奶居住在一起的孩子,在奶奶的呵护下我慢慢长大,我受不了这种场景,奶奶对孙女的下意识的关怀是隐藏不了的,同时那也是我心底最柔软的部分。之前和爷爷奶奶的交谈中,听的最多的一句话,无论怎么样,砸锅卖铁也要把供鑫鑫上大学。我觉得特别难以言表的一种情感。这应该就是圆梦队最希望看到孩子们的样子——人穷志不穷。
  我从未后悔加入圆梦队,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初心易得,始终难守。我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用心守护。尽管社会仍存在不公平,但只要我们一直在,就会教给孩子们善良与爱。加油!孩子们!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