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工业学院
第四版

愿世间的所有执着与付出都值得你我铭记

时间: 2017年12月05日 20:37作者: 校报编辑部 点击:

 (一)那些被眷恋的旧时光啊,是否依旧别来无恙

 木子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的女神。十四年的时光不长不短,足够认识一个人,也足够让一个人离开。高考结束,她如愿去了她想去的城市,而我则留在了原地。

 临走的前一晚,我去机场送她,深色的风衣,小麦色的马丁靴,水墨样式的刺绣书包,头发被风一阵阵撩起,淡淡的月光沿着她脸颊的轮廓播撒下光晕,如同流苏   落在她的眼中,明媚的如同剔透的水晶,黎明前的月华好美,像极了《胜利之吻》中人们喜极而泣的泪水,一切仿佛都成了定格在我内心深处的最后一幕画面。

 还记得在雨天伴着朦胧的晨辉赶着急需的板报,还记得在夜中伴着群星的光芒练着合唱的歌曲.......对,像不能说的秘密一样,藏在心底。

 临走前她对我说:“既然选择了就不要后悔,自己要做自己坚强的后盾坚持走下去。”我笑答:“等我成为大佬的一天,我来做你的后盾。”

 飞机起飞。

 凝目远眺,那个带着我们记忆的曾经,仿若那年。而如今,我们都在努力着。

 天边最后一丝灰终于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云层中蔓延开的火红,我知道那是太阳的光辉。

 突然想起平凡之路里周沫与胡生的对话,如果混的不好,就回来找我,我一直在。我们就处在这样一个想要表达却又不能表达的尴尬年龄,所有的努力还没到支撑你许下的每一个承诺的时区。但,我会先成为自己的后盾。

 我在太原,2017年10月25日24:00,书桌前,朝自己的未来安静而又努力的走下去。

 (二)唯愿时光太匆匆,只余真情何不归

 第一次离家出走,一身单薄的秋服在雪夜中行走,凄冷的街头,昏暗的灯光,拖长的孤影,一个人彳亍着。没有丁香,没有姑娘,只有划过脸颊的冰霜,为了那如今看起来荒诞滑稽的理由,一场说走就走的离开,冻的我瑟瑟发抖。

 不知怎的,就到了小时候上幼儿园的地方,寂寥的电线杆下有一个人在四处张望,还没反应过来,父亲已经跑到我面前,一句话没说,将手伸进口袋,顿时四溢的栗香溢满鼻腔,他拍着我的肩膀:回家吧。眼圈不知怎的,好热……还记得幼时读《背影》只会为全文的背诵而困扰,并无太对多感触,逐渐生出的白发,不再挺拔的背影,终于些许明白了朱自清当年的悲伤。回到家中,楼下电梯早已静静等在了一楼,毫无防备,一碗热姜汤放在走廊门前,母亲带着泪花,什么都没说,而我的热泪,早已盈眶。

 那晚父亲开车绕遍了全城,母亲在电梯口等我等到双腿发麻,是我辜负了他们。

 时间就像橡皮筋,我们都在与至爱之人反向用力,岁月越长,距离越远,直到放手伤到彼此。

 Soosh在她的插画中有这样一句话:每位父亲母亲都是超人。无法言喻,有多希望时光正好,青涩的我,拉着父亲母亲的手,走在阳光明媚的草地上。想起华仔的《失孤》连杰的《海洋天空》,忽然明白,刺中每个人内心的,不是拳脚与热血,而是这平凡而伟大的爱,或许他们从未提到过爱,但爱,从未离开。

 浮生匆忙,无论走多远,都要去学会铭记:我们一直都在被这个世界温柔的爱着,而我们,也在爱与被爱中,不断的成长。

                           (节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